<wbr id="mkkyi"><td id="mkkyi"></td></wbr>
<object id="mkkyi"></object>
<option id="mkkyi"><table id="mkkyi"></table></option>
<tr id="mkkyi"><optgroup id="mkkyi"></optgroup></tr>
<source id="mkkyi"><xmp id="mkkyi">

為了更好的瀏覽效果,建議使用Chrome瀏覽器查看。

知道了

一生不渝,為國為家——燕之屋《先生》專(zhuān)訪(fǎng)“兩彈一星”功勛魏世杰

2024-06-07
      先生,不僅是一種稱(chēng)謂,更蘊含著(zhù)敬意與傳承??煽跋壬?,不僅在某一領(lǐng)域獨樹(shù)一幟,更有著(zhù)溫潤深厚的德性、豁達包容的胸襟,任風(fēng)吹雨打,仍固守信念,將深沉的家國情懷根植于血脈之中。捧著(zhù)一顆心來(lái),不帶半根草去,為后生晚輩持起讀書(shū)、做人的一盞燈。由燕之屋特約播出的中國之聲特別策劃《先生》,向以德性滋養風(fēng)氣的大師致敬、為他們的成就與修為留痕,本期專(zhuān)訪(fǎng)“兩彈一星”功勛魏世杰。
 
       人物名片
       魏世杰,83歲,山東即墨人,從事核武器研究二十余年,先后有17項科研成果獲國防科工委獎勵,獨立完成的理論研究《具有內熱源的炸藥部件的溫度場(chǎng)分布》獲1978年全國科學(xué)大會(huì )獎。退休后作為科普作家,先后撰寫(xiě)《原子小演義》等著(zhù)作200多萬(wàn)字,創(chuàng )作出版關(guān)于中國核武器研制的長(cháng)篇紀實(shí)小說(shuō)《東方蘑菇云》《禁地青春》等,并在近百所學(xué)校舉辦科普報告200多場(chǎng)。
 
       01
     “粉身碎骨”不是形容詞
 


圖:總是笑呵呵的魏世杰 

 
       魏世杰回憶,第一次在九院看到炸藥爆炸是1969年11月14日,“我印象很深,我們叫1114爆炸事件??床坏竭z體,全打得粉碎了。中國有一個(gè)成語(yǔ)叫粉身碎骨,我以前以為這是個(gè)夸張的詞語(yǔ),實(shí)際上在我們九院是真實(shí)發(fā)生的,就是粉身碎骨。”
 
       魏世杰工作的第五年,四位同事在處理核試驗的炸藥時(shí)發(fā)生意外,壯烈犧牲。散落一地的殘骸給這個(gè)28歲的青年以巨大的沖擊,他不知道該如何描述,只是幾十年過(guò)后,重提往事,他依然會(huì )重復同一句話(huà):在我們九院,粉身碎骨,不是形容詞。
 


圖:魏世杰與同事在青海(右一) 

 

      魏世杰從山東大學(xué)物理系畢業(yè)分配時(shí),并沒(méi)想過(guò)要選擇什么職業(yè),只是在決心書(shū)里堅定地寫(xiě)下一句話(huà):到最艱苦的地方去,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。那時(shí),我國核武器研究正面臨著(zhù)美蘇兩大強國的技術(shù)封鎖,中央提出了自主研發(fā)“兩彈一星”的號召。魏世杰被選中,去青海。
 
       魏世杰稱(chēng),因為這個(gè)單位有點(diǎn)特殊,所以是單獨通知他們的。“就說(shuō)你們兩個(gè)要去從事一個(gè)很重要很機密的工作,選拔到我們系里面只選兩個(gè)人。祝賀你們!”
 
       魏世杰好奇地問(wèn),去青海什么地方?去做什么?老師笑著(zhù)搖頭稱(chēng),“你們的單位很特殊,這些都是秘密。”他說(shuō):“那時(shí)候去了一萬(wàn)多人,尤其是搞后勤工作的永遠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。我們搞研究工作的從業(yè)務(wù)里慢慢會(huì )領(lǐng)會(huì )到,但是從來(lái)沒(méi)有一個(gè)人說(shuō)我們是搞原子彈,它都有代號,像核材料鈾235,我們叫5號材料。”
 


圖:魏世杰(左一)與同事在青海 

 
        就這樣隱姓埋名,5號材料凝結了魏世杰最美好的青春。他所在的第二機械工業(yè)部第九研究院,匯集了王淦昌、鄧稼先、郭永懷等一批最優(yōu)秀的科學(xué)家。高原反應嚴重,他們就在氧氣罐旁邊匆匆吸會(huì )兒氧,轉身接著(zhù)去忙碌。
 
        魏世杰至今仍記得,實(shí)驗出現問(wèn)題時(shí),鄧稼先和于敏毫不猶豫站出來(lái)?yè)撠熑?,也記得王淦昌在臺上做報告、臺下有人舉手提意見(jiàn),臺上臺下熱烈討論、其樂(lè )融融。
 
      “有一次三次打炮都沒(méi)有出來(lái),鄧稼先、于敏就站出來(lái),說(shuō)這個(gè)事情跟大家沒(méi)關(guān)系,要負責的話(huà)就我們負責,我們的方案本身可能有缺陷。九院當時(shí)民主氣氛比較好,沒(méi)有上下級的感覺(jué)。”魏世杰回憶道。
 
        02
      “兩彈一星”是一群人的共同使命
 
        就是這群誰(shuí)也沒(méi)有搞過(guò)原子彈的人,在荒無(wú)人煙的戈壁沙漠默默鉆研,讓一窮二白的新中國一次又一次在世界舞臺上迎來(lái)高光時(shí)刻。
 
        1964年10月16日,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。
        1967年6月17日,我國第一顆氫彈空爆試驗成功。
        1970年4月24日,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——東方紅一號發(fā)射成功。
 


圖:1964年10月16日,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。

 
       振奮人心的好消息接連傳到青海,魏世杰和同事們卻一次也沒(méi)有歡呼雀躍過(guò),七載春秋,平靜如水。他說(shuō),大家都已經(jīng)習慣了,彼此不談工作,嚴守秘密。從沒(méi)有人分享過(guò)成功的喜悅,但喜悅在每一個(gè)人的心里怒放了千萬(wàn)回。 
 
        他說(shuō):“改革開(kāi)放以后,原子彈這個(gè)項目,我們國家給我們發(fā)獎金,但是我們九院有1萬(wàn)人。大概是八幾年了,工資里面突然一個(gè)月增加了10塊錢(qián)。我和鄧稼先一樣,廚子司機都一樣,是10塊錢(qián)。”
 


圖:魏世杰和家人 

 
       懷揣這樣的使命,魏世杰幾乎把所有的時(shí)間都花在了科研上。女兒一歲半時(shí)送回山東老家,兒子剛過(guò)百天,就留給了老人照料。三年一次探親假,每次回去,倆孩子誰(shuí)也不認識爸爸媽媽?zhuān)瑒偸煜](méi)兩天,就又要分別。每次返程,妻子都是走一路,哭一路。
 
     “這不就是“兩彈一星”精神,是不是?其中第一條就是熱愛(ài)祖國,無(wú)私奉獻。”他說(shuō)道。
 


圖:魏世杰和妻子 

 
       在此期間,魏世杰先后完成了17項科研成果,讓他略感欣慰的是,通過(guò)努力大大降低了工作中處理炸藥的危險性,這多少解開(kāi)了一些他郁結已久的心結。
 
       魏世杰稱(chēng),當時(shí)比較先進(jìn)的方法,叫有限單元法,國外也是剛剛開(kāi)始研究,他們的基本上是同步的。“這是我最重要的一個(gè)成果,1978年獲得了一個(gè)科學(xué)大會(huì )獎。以前做實(shí)驗,反復看變化溫度,看看裂了沒(méi)有,我現在從理論上測參數以后就可以計算出來(lái)。”
 


圖:魏世杰一家四口 

 
       03
       和苦難握手言和
 
      1990年,由于母親雙目失明,魏世杰和妻子一起回到青島老家。本以為可以平穩度日,沒(méi)想到,先是兒子確診智力障礙,女兒又被診斷出患有精神疾病,妻子受不了接連的打擊,也病倒了。
 
       當人生的這種打擊一而再、再而三發(fā)生在魏世杰身上的時(shí)候,魏世杰沒(méi)有覺(jué)得命運對他太不公平。他覺(jué)得這都是自己的選擇,自己要承擔選擇的后果。“我能活到現在,本身就算是比較幸運的了。堅持吧,堅持一段就會(huì )有轉機了,遇到什么事情就得面對。我自己覺(jué)得我有責任,不能放棄這個(gè)責任,并且我當時(shí)覺(jué)得我也有這個(gè)能力扛過(guò)去。”
 


圖:魏世杰和兒子、女兒在一起。

 
        魏世杰最累的時(shí)候,不僅要操心兒子有沒(méi)有洗澡,有沒(méi)有偷吃爛水果,還時(shí)常被患有強迫癥的女兒半夜叫醒,一遍遍去看地板上是不是有一根頭發(fā)。
 
        讓他更提心吊膽的是,剛剛把自殺的女兒搶救過(guò)來(lái),妻子又趁他出門(mén),割腕自殺。他抱起倒在血泊中的妻子問(wèn)為什么要做傻事?奄奄一息的妻子回答,不忍心看他過(guò)得那么累。
 
        魏世杰說(shuō):“女兒經(jīng)常不吃飯,不洗澡,也不理發(fā),這個(gè)時(shí)候就很難過(guò)。突然有一天她說(shuō),爸爸我要吃飯了,要洗澡了,哎呀,我真是太開(kāi)心了。就這樣,很簡(jiǎn)單,不需要很多。”
 


圖:魏世杰所寫(xiě)的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《禁地青春》被改編為電視劇《青?;▋骸?nbsp;

 
       魏世杰在照顧三位親人的同時(shí),先后撰寫(xiě)了200多萬(wàn)字的科普著(zhù)作,接連出版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,其中根據親身經(jīng)歷所寫(xiě)的《禁地青春》被改編為電視劇《青?;▋骸放c觀(guān)眾見(jiàn)面。
 
       有人心疼魏世杰,問(wèn)他怎么還能擠出時(shí)間寫(xiě)作?老人家說(shuō),做科普作家,是他年輕時(shí)就有的夢(mèng)想,如果這些作品在孩子們心里能種下一??茖W(xué)的種子,未來(lái)可期。而他寫(xiě)紀實(shí)小說(shuō),單純是為了記錄,記錄那些為中國核武事業(yè)奉獻了青春,甚至獻出了生命的普通人。他說(shuō):“在電腦上打幾個(gè)字,寫(xiě)個(gè)故事或我的回憶錄,腦子就不想家庭的事了,至少這兩個(gè)小時(shí)就放松了,等于充電一樣,再回到現實(shí)里感到有力量了。”
 


圖:每天看書(shū)、寫(xiě)作的兩個(gè)小時(shí)是魏世杰很享受的時(shí)刻。 


       除了用文字記錄那段特殊的歷史,魏世杰還走到舞臺的中央,為無(wú)數孩子進(jìn)行科學(xué)演講。講新科技、新成就,也講“兩彈一星”的歷史與曾經(jīng)。注視著(zhù)他們的時(shí)候,他的眼睛像星星一樣閃著(zhù)光。
 


圖:魏世杰給孩子們做科普報告 

 
       命運吻我以痛,我卻報之以歌。魏世杰現在每天堅持下樓運動(dòng),最喜歡一邊走一邊哼唱著(zhù)歌。兒子在他的訓練下,已經(jīng)能夠自理生活;女兒也再沒(méi)有自殺的舉動(dòng),偶爾開(kāi)心了,還會(huì )沖著(zhù)他笑。單位給他安排了助手,出門(mén)講課,也不怕沒(méi)人照顧兩個(gè)孩子。如今,他只盼著(zhù)能夠繼續寫(xiě)作,能夠健健康康地多陪孩子幾年,此生就是圓滿(mǎn)。
 
       魏世杰說(shuō),就像一個(gè)硬幣兩個(gè)面,這面是幸福,那面是苦難,都是不可避免的。世界上沒(méi)有不能克服的困難,即使這困難不能擺脫,你也會(huì )和它握手言和,和平共處了,就是把它看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 
 


圖:魏世杰在電腦前創(chuàng )作 

 
       從事核武器研究二十余載,魏世杰將青春拋灑在戈壁荒灘,埋頭耕耘,無(wú)私奉獻,被稱(chēng)為“核彈老人”,是國之重器、中國脊梁。深耕燕窩行業(yè)26載,燕之屋始終堅持“一碗好燕窩,滋潤天下人”的初心,以匠心精神和創(chuàng )新工藝,推動(dòng)行業(yè)的進(jìn)步與發(fā)展。2023年12月,燕之屋(股票代碼:01497.HK)正式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,夯實(shí)行業(yè)“領(lǐng)頭燕”地位。由燕之屋特約播出的中國之聲特別策劃《先生》,不僅致敬像魏世杰一樣的大師、智者,更向大眾傳遞他們身上永不放棄的精神與感動(dòng)。
一二三四线的电影大全,鸭王电影免费观看,漂亮妈妈3电影在线观看韩国,初恋夫妇